朱浩云:我觀察到張大千去世后有幾個現象級的景觀

日期:2020-01-02 14:43:49 來源:新浪收藏

收藏 >朱浩云:我觀察到張大千去世后有幾個現象級的景觀

在張大千誕辰120周年之際,上海名家藝術研究協會、內江市張大千紀念館、天津張大千研究會等單位聯袂在上海政協禮堂隆重舉辦了“《大風天下》——紀念張大千宗師誕辰120周年書畫文獻展”。來自五湖四海、世界各地的專家參加了張大千專題學術研討會,我作為受邀者聆聽了專家學者們的精彩發言,使我深受啟發,感慨萬千。      

回顧我關注大千先生的歷程,確切地講從1983年張大千去世后開始的,迄今已有30多年。期間,我觀察到張大千去世后有幾個現象級的景觀。

1936年,張大千(前排右一)邀好友王師子(前排右五)到北平游玩,邀齊白石(前排右三)、胡寶珠(前排右四)、楊婉君(前排右二)于非闇(二排右三)、汪慎生(二排右五)、壽石工(二排右二)、馬晉(三排中)等好友在春華樓聚餐,“歡迎王師子先生蒞平合影(民國廿五年九月十四日攝於春華樓)”的橫幅由于非闇題寫。

1936年,張大千(前排右一)邀好友王師子(前排右五)到北平游玩,邀齊白石(前排右三)、胡寶珠(前排右四)、楊婉君(前排右二)于非闇(二排右三)、汪慎生(二排右五)、壽石工(二排右二)、馬晉(三排中)等好友在春華樓聚餐,“歡迎王師子先生蒞平合影(民國廿五年九月十四日攝於春華樓)”的橫幅由于非闇題寫。

第一個現象級是有關大千藝術的研究會遍布海內外,不僅數量眾多,有的甚至在同一地有多個,而且相當活躍,這在中國文化藝術名人中是極其罕見的;同時,海內外有關介紹張大千藝術或生平的書籍(不包括畫冊、圖冊)之多也是絕無僅有的。

上海書畫出版社1986年出版的《張大千畫說》

上海書畫出版社1986年出版的《張大千畫說》

早在多年前,我做過不完全的統計,其數量就已過百種,有的甚至一版再版,現在若要統計估計要沖擊200種了。我歷來認為:每個人的一生都是演員,各自都在扮演著不同的角色,但是,有的人平庸、平凡,有的人精彩、甚至輝煌。由于每個人表現不同,自然人們的評價就會不一。有的人一生或許只要幾句話就能概括搞定,有的人可能需要一篇文章才能蓋棺定論,有的人可能要寫一本書才能評價到位,而大千作為一個傳奇人物則需要眾多的研究會來探究。

所以,研究會多至少反映張大千這個人物熱門、題材多多;書的種類多至少說明張大千傳奇故事精彩、讀者歡迎,要知道在當今互聯網時代,作者要出書賺錢已經變得越來越困難。

張大千 《唐人仕女圖》 112×48cm  1949年  華藝國際2019春拍:張大千《唐人仕女圖》以1265萬元成交

張大千 《唐人仕女圖》 112×48cm  1949年  華藝國際2019春拍:張大千《唐人仕女圖》以1265萬元成交

張大千《黃山奇松通景》1962年作 立軸 成交價:5750萬元

張大千《黃山奇松通景》1962年作 立軸 成交價:5750萬元

第二個現象級是大千去世后其作品一直深受海內外藏家的青睞和追捧,并成為拍場的“龍頭股”、“領漲股”、“指標股”,至今經久不衰。

大家知道,市場是最殘酷的,也是最為公正的。說殘酷是因為它六親不認,大浪淘沙;說公正,是因為市場有自我調節機制、糾錯機制。也就是說:你炒作某個畫家一時,能炒一世嗎?你生前能炒紅,身后還能炒紅嗎?你在國內市場吃香,海外市場也受歡迎嗎?你在經濟好的時候能炒至高價、天價,但你扛得住經濟疲軟低迷嗎?

就拿今年來說,宏觀經濟形勢不甚理想,按官方的說法是經濟下行壓力增大,即便如此,今年大陸在香港春拍不少慘淡收場,而率先開拍的蘇富比(微博)則用特殊形式向大千致敬。在蘇富比中國書畫專場中,盡管上拍的大千作品數量有較大壓縮,但蘇富比亮出了很多精品,拿出不少生貨,結果上拍的22件張大千作品,成交18件拍品,總成交額占了2.5億港元,占了中國書畫專場總成交額4.88億港元的50%以上,其中前十位排行榜中張大千作品達6件(2件并列)。其中第一位是大千畫給張學良女兒的潑彩作品——《伊吾閭瑞雪圖》獲價1.63億港元,目前,張大千成為了現代畫家中億元作品最多的畫家。

臺北故宮博物院“巨匠的剪影——張大千120歲紀念大展”

臺北故宮博物院“巨匠的剪影——張大千120歲紀念大展”

第三個現象級是人們對大千關注度越來越高,大千的影響力越來越大。一般名人無論是政要還是其他文化藝術名人去世后關注度和影響力都會呈現遞減態勢,而大千似乎是個另類,如同高開高走的股票走勢。以今年紀念張大千誕辰120周年為例,許多海內外有關社團、文博機構乃至拍賣會都在以各種方式來紀念這位20世紀國際藝術界最具傳奇色彩的人物。其中有隔洋的美國,隔海的臺灣,大陸更是好戲連臺,包括今年在上海和四川內江等地舉行的張大千文獻巡回展和國際研討會。

那么,張大千的魅力究竟在哪里?盡管多年來我應許多媒體寫了不少文章,但我始終在思考這個問題。對此,我歸納為八個字:博大精深,深不可測。也就是說,你可以探究到大千的博大精深,但很難探究到完美答案。記得大千摯友王方宇曾言:“張大千天縱奇才,游戲人間,以超人智慧,寬大胸襟,往還于人世之間,博覽群相,四海交游,通達天道、地道、人道,不但精于人生多方技藝,于中國傳統倫理亦自有其嚴格之操守,非淺見之士,所能見其心性?!彼?,在我看來,大千的研究會會有永遠干不完的事、寫不完的文章、出不完的書,換言之,研究張大千永遠在路上,沒有終點,只有起點。

(作者根據上海張大千專題研討會上的演講整理)

朱浩云簡介:

朱浩云是藝術和收藏市場分析人士。1961年5月出生于杭州,浙江紹興人,居住上海。筆名:好運、水天、一俊、曉波、正年等?,F任民革中央畫院專家委員會委員,中央電視臺《書畫頻道》專家委員會委員,中華全國工商業聯合會古玩業商會理事,上海綜合開發研究院收藏文化研究所特約研究員,上海名家藝術研究協會理事,上海名家書畫院副院長,上海張大千研究會理事,四川張大千藝術研究中心研究員,雅昌藝術網等多家媒體專欄作者。2013年在《收藏》雜志舉辦收藏20周年慶典上榮獲“耕耘力大獎”。


編輯: 唐曉星
凡注明 “卓克藝術網”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于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卓克藝術網”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注明來源卓克藝術網,否則本網站將依據《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維護網絡知識產權。
掃描二維碼
手機瀏覽本頁
回到
頂部

客服電話:18156032908 18155173028 18956011098

?2005-2018 zhuokearts.com ICP皖ICP備09018606號-1

篮球让分胜负投注比例